澳门永利娱乐场|唯一官方线上直营!

彩金的博彩网站  首存优惠博彩  送彩金的娱乐平台『官方认准』

当前位置: 主页 > 首存优惠博彩 >

晏榕 ⊙ 黎明时分的咒语

时间:2018-04-16 13:2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献 诗 在这样一个阴郁而显得无常的下午 我开始了我无常的漫步和写作 让我更清醒些 让我领略那宁静中的喧嚣 那扑朔迷离的美和急噪不安的想法 遥远而沉寂的黑夜女巫般 玩弄着我沾

  
        献    
 
           在这样一个阴郁而显得无常的下午
           我开始了我无常的漫步和写作
 
           让我更清醒些
           让我领略那宁静中的喧嚣
           那扑朔迷离的美和急噪不安的想法
           遥远而沉寂的黑夜女巫般
           玩弄着我沾湿的文字,那羞怯飞舞的叶片
           那令人肃然起敬的白色幻象
           它如一场漫天大雪,诱惑着我
           它如某个春天的叫喊,戕害着我
           迷宫里的颂歌已经开始
                  命。 爱。 艺。
                           运。 情。 术。

           谁将归属这神圣的一刻
           那朵黑黑的玫瑰已经无数次地枯萎和开放
           让我感受到它的痴情抚摩吧
           让我看见那隐秘话语的飘零和闪耀
           而在这温馨的语无伦次里
           谁将接受我无助的沉思和默祷
 
 

 
这是悲痛,我开始循环,不止地思考
不止地想念和梦幻;为什么只有我一个
这是哪儿的家哪儿的原野和雪夜
我不安地思考,恐惧地躲避锋利的旧事物
我将怎样开始这磨难的享受、享受的磨难
 
这孤旅,了无人烟的荒滩,文明的死亡地
这冷石,如月如钩的文字,如吻的迷醉
这行将爆破的闪闪发光的满天星子,残局
     和风的失望的眼睛
我将怎样开始充满希望地触摸和忘却
我将怎样开始,怎样把这些高贵的透明体
搞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这是多么可怕的情节,我在其中
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光彩或不光彩的角色
为什么要这样来安排,不安的抖栗和惊悸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的心脏和那远不可及的事件纠缠着,那黑色的
奴隶时代的殉葬物和优伶们周身的美丽纹络
创造着不对称的、秩序的奇迹
 
作为存在和虚无着的普通事物
不可避免地要成为另一世界之伪饰
我是其中的一个,我自然遵循这些
无以突破的法则,心甘情愿地成为上帝的好友
 
我骄傲,因为我站在这循环的初点,一个
生或者死的严肃问题,断壁般突兀着
这陌生世界的山谷、万籁俱静的村落
这里能听到那种声音,操纵你的旋律一刻未停
你成为你的观察者,观察你的自身并
为你自身的圆满无限暗自吃惊
这是悲痛,我将怀恨在心、切齿不忘
我将把自己深深镌刻在草绿色的壁画上
占卜你们弱不禁风的命运
 
卜辞爻辞的辉煌
照射全部的理念和风景,辉煌的寂寞辉煌的欲望
     有形的爱和无形的恨,辉煌的时间
制造出距离永生永世也无法抵达,这就是
生命
 
这孤独和杰出。
 

 
这世界的无与伦比的细节
 
这智慧的耀眼的红房子,在记忆的河边
找不到第二颗执着的卵石
这人迹罕至的孤独场所,丛林或者坟地
没有一朵盛开的鲜花,没有一只注视的鸟儿
没有一只曲子响起,没有祷告,没有静穆的泥土的印记
这智慧的场所,决定了我的、全部的我的命运
人算是什么样的一种复合体呢?
 
飘泊或者滑落,注定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一个机缘
这包容寂寞、孕育生机的土地,这主宰荒芜和繁盛的神灵
遥远的一声叹息、嘈杂的争吵,潮起潮落的夜
我听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但我确信它已经发生
被时间冲得干干净净的思考的皮肤
湿润,艳美的紫色,我确信
它经历了土壤和秋天,经历了满含荆棘的风和雪
我确信它已经发生
那沉淀而为永恒的沙粒,和微细的不光滑的锈纹
 
注定成为一片叶子,星子,上升的岛屿
在眩晕中聆听真理
这个人永远讲不完的冗长喜剧
 
我开始懂得世界虚无伪善的另一面
那大气的、水的循环的声响
     千变万化,我浸渍于其中
蒸发于干叶上,舒服地仰卧,窥视
在风中舞蹈起来的光裸的十月
我开始懂得黑夜的不可靠,一只虚设的腿
注定成为腐烂的木头,消失的风
虚无而又虚无的大气
 

 
虚无而又虚无的大气,上帝存在于其中
我在濒临死亡的急促的喘息中感受到流水的时光
感受到我虚弱的身子的摇晃,我明灭的意志
追随那秋天最后的一只蝴蝶旋舞
生存啊,生存啊
死亡也需要一种耐心,在一小时一小时的呼吸中
在血的无声的枯竭中,在河的蒸发中轮回
生存好比一粒种子在风中打开胚芽
在风中受精和享受词语的甜蜜,但是飘摇不定
 
从空气到土地,你将在什么遭遇中随遇而安
在那里衍生寂静的风,美或不美的意义
在那里接受十月或十一月的葬仪,一场逃亡游戏
固执的冬天和冰凉无眠的梦
好像这破碎的构图就是由你创造的
在贪婪的黎明或子夜,象形文字由你而诞生
好像你就是醉意十足的上帝,就是那万能的主
 

 
无辜者的命运啊,你就是我的命运
当海的波涛掩盖了我的呻吟
当我的肌肤一点一滴地消失在与之擦拭的空气中
你微弱的勇气使我震颤
我的目光穿过了皑皑白色的冬季,那些
招摇的绿色小手正抚摸我
脱壳的灵魂在黑色的土层里向着晨光生长
 
一个女人和我长久地谈着恋爱,这是
扶在我肩膀上的一只手,陈列品
这是我的祷词,熠熠发光的灵感,我唯一的
一场春梦,我安眠的神
 
一个女人,在我的肌肤上滑行的舟
一个女人,山峰上的雪光,俯视生存
一个女人,摇曳的花盘上的晶莹露汁
一个女人,操纵我的时间的人,使我生生不息的人
一个女人,所有的大海的水,孕育大陆和岛屿的水
一个女人,围绕着我舞来舞去的小蝴蝶
一个女人,一束美妙光环和老式钢琴的呜咽
一个女人,伟大国度的女王,小独裁者
一个女人,我墓穴前的那块石碑上的模糊图案
一个女人,岩石上的花,命运的鸟,词语内部的风
              它们是我全部的赌注
 
无辜者的命运啊,你就是我的命运
当海水一次又一次撞击我的心
当我的鲜血一滴一滴流失在切肤的空气中
当我长得高了长得高了,长向泥土
你微弱的勇气使我震颤
 

 
一次旷日持久的搏斗。狰狞地笑。一次不安的逃亡。
 
一次次地触及彼岸的亡灵
嗅那散发出来的崩溃的味道
这异样的香味儿,沁人心脾的古人的词
这红砖、绿瓦,这铁的扣不开的门扉
而王在哪里?王在哪里?
走廊长长地拖住那朽了的紫色光线
他的声音就挂在积雪的屋檐下,含蓄而忧伤
一次次触及这杯古典主义的浊酒,这宴席
这抽象画里的纤弱胡须,这硕大的龙眼
这场陈旧的灾难,使我心惊肉跳
王在哪里?王在哪里?
 
哪里是生气勃勃的春天的遗骨?
颂歌?死亡的盛典?遍遍重复的人群的欢呼?
折断的矛戈?僵硬的旌旗?驻足的马?
永恒回荡的号令?缄默的风?
雪覆盖了记忆还是记忆诞生了雪?
安全世界,警报声声。
 
这是结局。或开始。这是不相溶的水。
完全不同的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不能从一个进入另一个
他走了,我留下来,并延续到现在
我看守着他从未破解的谜,不可能就在此时此刻
那临界日不会在我的一次眩晕里轻易抵达
 
但在他的幻觉里这是注定了的事情
 
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
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
 
他为什么把他的褶皱的手指高高翘起
他钟情而迷恋的到底是什么,死亡还是情欲?
他的谶语月牙儿般挂在黎明,无响无声
 

 
我就成了你的教父,把这些飞逝的鸟的影子
指给你看,多么简洁,多么深刻
它们熟练地驾奴想象力兜圈子的姿态
太阳妓女一般抛出媚眼,一层一层脱去衣裙的姿态
这散入蓝天的云朵的假惺惺睡眠的姿态
这些空气表情严肃,这些树木的聆听而等待的姿态
这油光可鉴的马路被黎明亲吻的姿态
这碎裂的无色玻璃,这些无所事事的幽灵失意徘徊的姿态
这些步入冬天的风,这些机动车辆漫无目的猎捕外遇的姿态
这些欲望之树变得如此自由而满足,纵情舞蹈的姿态
这盛满水和火的城市,这些教堂的优柔大度的姿态
这些疯狂的旗帜蘸满空气淋漓写意的姿态
这高蹈的钟声沿街乞讨的姿态
这些空荡荡的房子,这些昂贵的家具作为证婚人的姿态
这落满灰尘的琴键在一场风暴中陷入单相思的姿态
这些麻木的工艺品陈列于仿古街自命清高的姿态
这所有的一言不发的场景在岁月的集中营封存入档的姿态
这就是它们,你的遥远故乡的亲戚
我把这些指给你看,那走动而摇曳的
午夜,那场古铜色的阴谋已如此清晰地显现。
 

 
从你遥远的国度到我的心
从细小微弱的温度变化到整个冬天的呻吟
爱这些呼吸着的事物吧,从爱到爱
倾注全部的能想象得到的幽默感
 
爱啊,爱啊,直到雪落下来
把世界压得悄无声息,月光一片片地死去
哭泣沿着山脉滑向阴森的大海
孩子们在盐的浸渍里挣扎着玩耍
 
爱啊,爱啊,直到眼泪在你的利刃上凉干
岩石的火花成为轮回的鲜血
远方的耳朵盛满石块的寂静
变质的词语在虚无中生出绝望之花
 
爱啊,爱啊,直到那个可耻的秘密被上帝揭穿
唯一的睡衣也要被风掠去
打碎的冰块刺破了你黝黑的脚趾
多年前优美的动作仍在梦中闪现
 
爱啊,爱啊,直到你沉入煤层的身体开始燃烧
你将被似曾相识的风暴再次深深埋葬
毒气蔓延了那熟悉的城市和乡村
一条执着的蛇永远陪在你的身旁
 
爱啊,爱啊,直到你飞升入天与星子为伍
孤独的幽梦仍在黎明荡漾不止
你定会在东方或西方显现那美丽的映像
无数个闪亮的夜晚织就你沾湿的黑面纱
 
爱啊,爱啊,直到一场灾难把幻象全部吞没
记忆的水褪去,或渗漏在触不可及的大地深处
时间的巨手终会缚住这两个鲜活无比的精灵
虔诚而冷漠的光明,犹疑而孤单的私生活
 
这样来接近那永恒循环的怜悯之心,那可怕的真面目
 

 
让我们做伟大而单纯的生存者,像个顽童
 
一个自杀的诗人,他不恐惧死亡
他恐惧的是时间和命运,那美丽的假象
他恐惧这把真正的刀子,他的肉体
与之抗衡不过,这最为隐忍的上帝的旨意
 
我们一句句地写吧,改造我们的原身
摆脱这令人困倦的机密,这方向感
 
向那黑暗的流放地进发,向人
向道德进发,不要携带任何备用品
 
向自由的每一秒钟进发,向最隐秘的词语进发
我们得先屈服于那条无形的绳子,多迷人的圈套
 
可爱的悖论,但是完全合乎伦理
我们在这过程中寻找本性,或者成就本性
那真正鲜艳的波光粼粼的外衣
 

 
这样来度过严寒的冬天
 
这样来接近雪的语言,冰凉敏感的事物
雪的风向,雪的坚石
雪的花瓣的微笑,雪的爱情
雪的星星,雪的眼光
雪的铁的唇,雪的墨水
雪的木头,雪的利刃
雪的人,雪的抽象的粮食
雪的白睡衣,雪的时间
雪的大山,雪的扩散的声响
雪的溪流,雪的结构
雪的海,雪的饥饿
雪的上帝,雪的星期日
雪的雕像,雪的钟
雪的紫的皮肤,雪的奴隶
雪的树根,雪的旋律
雪的牙齿,雪的微生物
雪的日光灯,雪的飞碟
雪的鹰,雪的哈气
雪的建筑,雪的纪念碑
雪的少女,雪的地震
雪的诗,雪的逻辑
雪的温和的香烟,雪的地图
雪的国度,雪的颤栗
雪的心,雪的白色的血
雪的言论,雪的孤岛
雪的神圣的亚洲,雪的姻缘
雪的航行,雪的沉船
雪的月亮,雪的溶化的矿藏
雪的盐,雪的飞跑的毛笔
雪的疑问,雪的阳光下的生命
雪的思考,雪的死亡
雪的火,雪的占卜的图案
雪的激情,雪的条件
雪的坟墓的故乡,雪的春天
雪的鸟,雪的痛苦和欢乐
雪的肉体,雪的尘土
雪的猎人一般的执着
雪的每一条不同的道路
雪啊,永恒的雪,一场经久的白色恋情
覆盖了万物心神不定的睡眠
 

 
让十二月的风把我的希望卷得纤细,让我盲从地
追逐它匆乱的足音,睿智而富于变化
一颗充满希望的种子,让我心安理得地消失
或蓬勃地长成我自己的模样
 
高贵的生命,谁将恢复我的富有和纯粹
谁将行使权力分割时间赋予那可怜的灵魂
谁将尊敬我如尊敬慈祥的上帝
谁将一遍遍地亲吻那个暗夜深处的黑色秘密
 
高贵的雪,旋转的雪,溶化我的祈祷的雪,
世界萧杀而严肃,一个即将过世的老人在雪中微喘
精明啊,兔子逃住森林,而上帝
驻足在杂乱的雪声前不知所措
精明啊,精明啊,那个巨大的橡皮圈套
仍高悬在我幻觉的夜空,闪熠不停
 
让十二月的风把我的希望埋入土层,我曾静止在哪里
听远方的喧嚣,一个女人
和她的礁石制作着一首又一首《羽林郎》
给她的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男人
 
多动听的歌子啊,泥做的金鱼全都聚过来
 
让十二月的风为我展开生或死的仪式
精灵们进进出出,一声不吭
那高高在上的时钟正疲惫地敲打着冬天
那在深夜惺忪写作的青年诗人
那狂舞的巫女,寒冷的火光的闪射
精灵们进进出出,长着奇谈怪论的嘴
 
多动听的歌子啊,金属玉米全都脱落在空气里
 
我们的夜晚你的舌头,不会再有一次了吗?
在仲冬的梦里踏青,作一次历险的新娘
在语言的腋窝里藏起的两只橘子,你和它们
一起熟透,熟得通红,含着那未出世的核
 
多动听的歌子啊,搅动啊搅动
搅动你的春心,但这是最后一次
 
“而冬天也可能正是春天”,是谁如是说
我也就可能获得生存的意义
一颗充满希望的种子,让我心安理得地消失
或蓬勃地长成我自己的模样
 
十一
 
冬天就是春天,黑暗就是光明
囚禁就是自由,死亡就是永生
让我迎接你的到来,未卜的生命
让我迎接你,光灿的行星世界
 
细琐而永恒,存在的存在和消失的存在
让我迎接你,可爱的神,光的英勇和元素的智慧
博大和局限,孕育和分裂,美的斗争和斗争的美
 
让我深爱你的灵魂,并作为我的理智
或者疯狂的源泉
让我成为你无所不在的肉体,你的欲望
你的无所不在的力
 
让我潜入你的美,你的创造,你的伟大的艺术
让我成为你终身的杰作
我听见你一遍遍地说——爱啊!爱啊!
 
当我高站在冬日的山巅吮吸那骄傲的气息
当我面向黑色的大海重听那诱人的谵言
当我在这空旷的囚禁之网笨拙地飞行
当我一次次在这荒芜之夜沉沉睡去
 
呵呵,那些神秘的漫游者们就悄然而至
偷偷捂起脸儿,隐藏在我的阴冷麻木的身影里
 
十二
 
这把剑变得锋利了。
 
但它经历了煅造,来自饕餮之夜的心灵的剑!
 
从朝阳到暮霭,再到露珠
每一点钟里都有我们的一生。在无限细微的碰撞下
分辨不出的色彩将我们团团围困。
在我模糊的视线里,时间和词语的躯体正在那儿
翩翩起舞,创造着赢弱绝望的美
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从一端到另一端,我们始终在其中流动
现在我看得很清了,我们正用上世的混沌的轮回
擦拭着这剑的雪亮的刃!
从朝阳到暮霭,再到露珠,我们唯一的选择
就是享受这无边的绵延的黑色
 
是这样么是这样么?
太阳或者月亮,他到底选择了哪一个
来终结我们冗长的故事
我们从他黑洞洞的嘴里看到了怎样的时间和道路
那星辰的光,墨色的石碑、剑的有缺口的影子……
多么伟大的晨曦,我和你在这一刻盍然睡去;
多么伟大的西方的霞光,我和你
就这样诞生在他暗蓝色的喃喃自语里。
我听到了骨骼里的风声呼呼作响
我亲眼目睹了自黎明流淌出的黑白交织的奇迹。
世界的全部,或者世界之外的全部
我和你。
 
神啊,为什么用奄奄一息的光明遮蔽我的眼睛?
那闪烁着美丽光泽的涓涓小字刺绣在
我和你遥远相隔的土地上,宛若一群被放逐的人。
这个地方的冬天已经来临,万物陌生极了
我用苍白无力的诗歌摸寻着你丰满浑圆的轮廓。
这些贫血的孩子们命中注定将在哪一段雪地上迷失方向?
 
神啊,为什么不赐给我更为锋利的锐器,
让我在这些凌乱的物品上镌刻我们雅致的名字,
让我在不孕的冬天里刺杀那只忧郁的蜘蛛?
这是最后一个天赐良机呀,
这是我们唯一可能的获救方式。
这是这个季节唯一幸存的清晰景致。
 
在语言的宫殿里,这些恬静的事物将永不安息
一如我们紫色的灵魂,缓慢流动在一声尖叫的两端。
 
这是多美的一个假象啊!美妙的时间的水声!
 
而我将真正地死亡一次。用这把剑。
 
我将归属这神圣的瞬间,默然而无语。
 
                        
1993年11月
 
 
:这四句出自中国唐代诗人李贺的《马诗》。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